小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喔,今天可真冷,不是吗雪球?”小美接过雪球脑袋上顶的小花瓶,并且摸了摸它圆润的小脑袋。
“谢谢,我想他们会喜欢这个的!”小美把桌子上的彩色玻璃花瓶拿下来后,把自己手中的白色瓷器花瓶摆了上去。
除了花瓶,在电脑旁还放着小美曾经在南极监测站和同事们的合照。
“现在我们只需要来点鲜花……”
“我听说有女士想要鲜花!”
小美的话音未落,狂鼠的叫声就在门外响起来,他的每一次出场都雷厉风行,就好像是匆匆赶场的大明星,只不过他确实更像海盗。
工作室的舱门缓缓打开,詹米森笔直地伫立在门口,他如同一位绅士将一朵小花紧紧地捏在手里,随后就恢复了自己“疯子”般的性格,一蹦一跳地走到小美面前来,献上了那朵还没有衰败的小花。
“来自澳大利亚的稀世珍宝!美人配美花!”他高声念着自己的台词,和所有高兴的诗人一样,然后慢慢贴到桌面上,认真将那朵小花放进了花瓶里。
“当当,大功告成了!”詹米森依旧趴在桌子上,兴奋地让小美欣赏他的杰作。
“哈哈,谢谢了,詹米森,你真是个天才。”小美把他从桌上拉起来,“哇哦,你还在过夏天呢,上海可没那么热,这样你会感冒的。”
詹米森立刻拉紧了自己的t恤,显出一副受寒的样子,他连说话都好像被冻得牙齿打颤了:“是……是吗,真是太冷了,或许我需要你的一件大衣来保暖,或许……”
詹米森眼珠转了转,他迅速跳到一旁,从衣架上取下一顶毛绒帽子戴上,两边垂下的毛线球令他看起来很滑稽。
“为了给美丽的女士送花,这些算不了什么,澳大利亚现在已经很难找到鲜花了,但是我今天运气不错!另外,为什么要换花瓶,这看上去真傻。”
雪球用脑袋愤怒地撞向詹米森的胸口。
“哇哇,抱歉,小家伙,但是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詹米森被雪球吓了一跳,他立即作势威胁这个小机器人。
雪球立刻飘到了小美的身后。
“别这样,詹米森,”小美推开他,“雪球只是不高兴你这么说,今天是中国的节日,我们要……纪念一些朋友。”
詹米森看了看桌上的照片,又看了看小美失落的表情,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,于是他的声音低了下来,希望能得到小美和雪球的原谅。
“抱歉,美,还有雪球,我真是个白痴,我只是……抱歉,那个花瓶很棒。”
雪球飞起来,落到詹米森卷曲的头发上,然后用喷气将那些头发弄的一团糟,然后宣誓自己的主权。
“哈哈,看来雪球原谅你了。”小美帮詹米森把头发重新整理好,她离得特别近,近的詹米森能感受到她身上热乎乎的温度。
上海真冷啊,他这么想着,就自然地伸手把小美抱进了怀里。
“詹米森,这不是你的错,不用这么黏人,我没有生你的气。”小美笑着去锤他的后背,“你应该饿了,这里今天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东西,或许吃点东西能让你不那么沮丧。”
“好吧,我会的。”詹米森松开手,又觉得少了点什么,他戴着手套的手搓了又搓,才想到自己的口袋里有个好东西。
“给我一点时间,就几秒。”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黄色的金属球,就和他那些可爱的小炸弹一样,上面也印着夸张的笑脸,还多印了一串歪歪扭扭的喷漆“happiness”。
“这又是你的新玩具?”小美问道,“还会像上次一样炸出礼花吗?”
“不不不,”詹米森有些紧张,他握了握那个小铜球又放开,“就是……我自己做的小玩意儿,你可以一直放在桌子上,不会有什么危险,他就是一个小摆件。”
接着詹米森把小铜球放在了照片旁边,他的小铜球有个底座,所以稳稳地靠在花瓶旁,像是一个露出笑脸的可爱小人。
“呃……完美,希望他们喜欢。”
詹米森甩甩手,也努力露出一个微笑。
“他们会喜欢你的,”小美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笑出声,“谁会不喜欢一个澳大利亚大明星呢?”
“我就是拣点垃圾而已。”
“好啦,那我们的垃圾大王是不是决定要去吃点东西了呢?”
“当然,我等不及来点中国美食了!”
詹米森将小美揽进自己的怀里,他们一边笑一边走出了工作室,雪球慢慢将那朵被风吹歪的小花扶正,然后对着金属球上的笑脸吐了吐舌头。

评论(9)
热度(29)

© 麻麻小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关于

我们美丽,是因为曾被摧毁。